■個論
  美國科學家埃里克·白茲格10月8日獲得諾貝爾化學獎,其妻子吉娜畢業於安徽蚌埠一中。有網友在微博上發佈的一張關於蚌埠一中祝賀本校“女婿”獲諾貝爾獎的圖片引發關註。不少網友戲稱該校“攀親戚”,認為埃里克獲獎跟蚌埠一中沒有關係。對此,校方回應稱,掛出這則祝福是因為高興,學校不會撤下這則祝福。(相關新聞見今日本報AA15版)
  假裝和諾貝爾獎很熟,已是一種時髦。由微博、微信上流傳的各種談論生僻諾貝爾獎得主,到現在的“女婿獲諾貝爾獎”,刷存在感的趨勢已愈演愈烈。至於,諾貝爾獎究竟有何卓越意義,圍觀者雖眾,但終究看的只是熱鬧。此番,安徽蚌埠一中“女婿獲諾貝爾獎”的表演,正是利用了這種“看熱鬧不怕事大”的心理,通過拉近與諾貝爾獎的關係,在這場全民刷存在感的娛樂中完成了對自身的宣傳。
  這種行為事實上是一種搭名人便車的營銷。獲諾貝爾獎是一件世界矚目的大事。從傳播規律上來說,安徽省蚌埠一中即使有一些突出的教學成績,也很難一下傳遍互聯網,讓眾多網民得知它的風采。而諾貝爾獎得主是該校學生的老公,無疑產生了一定的新聞性,在這個獵奇的時代,學校適時掛出這樣的橫幅,未見得有多少尊崇諾貝爾獎的用意,但藉機營銷的目的完全達到,藉著這股諾獎東風成功地提升了學校的知名度。
  只是,這種炒作儘管從效果上來看不錯,但實質仍是一種錯位營銷。何以錯位?錯就錯在這親攀得太遠。說到底,這名女學生也只是曾就讀該校,其人早已漂洋過海,異國扎根,與諾獎得主的婚姻,又與母校有何關聯?對一所中學而言,更應學會的是如何從教育方法上學習一些培養傑出人才的優秀做法,靠名人東風貼金,一時能換來些許名氣的提高,但終究難以培植出穩定的品牌效應。清華北大,培養了多少人才,其中有成就非凡,亦有誤入歧途者,但由於學校本身的價值擺在那裡,即使“潮起潮落”,也難以撼動學校的聲望。
  攀附名人,搭便車不是說不可行,只是說這種行為要稍微靠譜一些。“女婿獲諾貝爾獎”,終究只是一件“別人家的事兒”,高興高興可以,表現歡樂過度甚至比其家人還開心,則難免讓人忍俊不禁。因為近年來的公共輿論場,實在不乏此類案例:今日因為名人而沾沾自喜,他日母校學子出了幾個頑劣,卻又立即劃清界限,這種名利場的游戲,毫無疑問消解了母校帶給人的溫暖感與美好回憶。對“女婿獲諾貝爾獎”的蚌埠一中而言,可以記錄“女婿獲諾貝爾獎”這件“偉光正”的好事,但還請稍微低調些,免得弄成類似“挖土機哪家最強”式的段子笑料。
  □晚報評論員 楊興東
  (原標題:“女婿獲諾貝爾獎”,搭便車的錯位營銷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製造

sa70samn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